一本犹如老照片般带着时光印记的书

时间:2018.12.18

字数:1530

      什么时候最能让你回忆起童年时光?笔者觉得,是翻起那些童年老照片的时候。
  因为那些照片承载着过去的时光,它不仅可以唤醒我们对那些场景的记忆,还可以唤醒它背后的故事—那些童年里曾说过的稚嫩的话、曾一起玩耍的伙伴的音容笑貌、曾与家人一同去过的地方……都在看这些老照片时得以被唤醒—这些老照片的珍贵之处就在于它们带着时光的印记。


  这是一本同样带着时光印记的书—《慢走哦,小时光》。书中用84幅图画回忆了作者的童年时光,图像大部分画在随手翻出来的空白明信片上,以明信片遥寄旧时光。阅读这本书,那些慢悠悠的小时光,那些四五十年前的杭州小城的历史气息,都能透过这些稚拙又有趣的画,扑面而来,与你相遇。
  我的小画
  作品要在《杭州日报》刊出时,编辑说要一张小头像作栏目的LOGO,我挑了这一幅。她看后说:“满是爱意,别人是画不出的,那神态只有最亲的人才能抓得到。”
  无花果


  这两棵茂盛的无花果树,是老妈结婚后,从娘家的无花果树上剪了枝丫来种上的。它们跟着我一起长大,每年都硕果累累。无花果,我小时候最好的小零嘴,那个甜啊。
  拔牙
  “不要你的金牙,不要你的银牙,只要你的老鼠牙。”这是小伢儿换乳牙时候必唱的童谣。被棉纱线拔下来的牙齿像件出土文物般小心地拢在手心里,唱完歌还要按照牙齿长的地方不同,扔到不同的地方。上颌牙要扔床底,下颌牙要扔房顶,至此,仪式才结束。
  冰淇淋露
  心心念念地想着,一只盛着绿色儿的果汁露的玻璃高脚大杯,上面浮着一颗冰淇淋被端来了。现在想想那可疑的绿色大概是加了色素了,冰淇淋也只有一个奶油味和一个巧克力味,但真的觉得像过年一样高兴,怎么现在这感觉找不到了呢?什么时候丢了?
  向阳院
  那条巷子,一头在河坊街,一头在定安路。那个院子的角角落落,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,都承载着我童年的美妙回忆,直至现在都记忆深刻。很奇怪,少年时期至青年时期,好像没有什么事还记得那么清晰,那么小的时候的事,反倒记得一清二楚。有天恍然:童年无忧无虑,尽记得;后来有各色烦人恼事,潜意识中就不愿意去记了。
  井埠头
  王家伯泡腳时水很烫,他的脚一浸一抬,脖子一伸一缩,活像动画片里的龟丞相。我和小红背后叫他“老乌龟”。
  图像大部分画在随手翻出来的空白明信片上,无意中以明信片遥寄旧时光,形式新颖;画笔稚拙,画出了杭州这个江南小城四五十年前的历史气息;文字灵动,展现了当年那个小孩儿眼中的温情世界。
  在本书的结尾,作者张屹写道:


  今日感恩节。
  整理桌子,又翻出了一张空白的明信片,这应该是最后一张了,原来以为用光了,已拿了别的纸在用,不想又找出了一张,这应该是真正最后一张空白的明信片了,看来我的童年的回忆今天也是最后一篇了。数了数,算上今天的这篇,一共 84篇,儿时的回忆太美好,真希望得阿尔茨海默症,永远只记得以前的事,真希望装满记忆的沙漏不要流失,午夜梦回里全是甜蜜。感谢愿意看、有耐心看的朋友们。
  自从决定要写一些儿时的小事儿起,原本让生活逼得木讷的思维便文艺了起来,一件件、一桩桩事情迫不及待地跳出来,事儿虽然小,但那些回忆是那样地让自己感动。回忆让世界变得安静,让人放松,让人温暖,因为有了这些回忆才能让自己不断进步,不断成长。
  写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没有被房子、车子、工作……消耗掉,原来欢乐没有远去,只是尘封在内心深处。
  儿时的太阳很暖,天很蓝,星星很亮。